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蒿降香 >

陶大爷的包子、虾子、猪大肠子还有一味车前子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蒿降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陶文瑜)这个有着对苏帮菜非同一般热爱的人,这个狂热的爱吃酱汁肉的人……其实是有着诗心的。如果说把某一天比成一棵小小的梅树,陶文瑜会琢磨着——如何在每一小枝梅枝上都开出梅花来?他的灵光是一点一点的焰火——雅到上座小山恨不得有轿子候着,山上小丫头沏了香茗,探头在梅树下相望……

  燃妹翻了翻陶文瑜先生的新书《红莲白藕》,秒变“陶大爷”(请让我亲切地这么称呼)的小迷妹。

  不久之前,我还去参加了一个龙虾旅游节,真是很有声势的活动,我还从来没有一下子见过这么多的龙虾,成千上万的干部群众和龙虾挤在一起,望着大家的笑脸,我的心里突然涌起一阵难过。说起来我也是个文人吧,应该参加一些诗词书画的活动,才是专业对口,要是让古代的文人知道我混在这里,不笑掉大牙才怪呢。

  后来,陶大爷终于参加了一个书画展,他说当他收到邀请函的那一刻,“清新和感慨竟是忍不住地涌上心头”,参加这次书画展十位友人中,“我比较熟悉的是车前子和朱永灵,他们是我老乡,打一个不恰当的比方,他们二位好比家常菜,而其他都是相当于饭店里的菜”。

  苏州的小吃可谓琳琅满目,单就馒头类的就有好多个品种,馒头、包子、烧卖、汤包、紧酵、生煎、小笼,这其中汤包是最具有苏州个性的,小小巧巧的样子,滋味也是鲜美,好比苏州小巷里的小家碧玉,不仅长得细腻,还勤俭能干,一看将来就是相夫教子的人才。我也一直在想,要是点心中也要选一样城市形象大使,那肯定就是汤包了。

  三得利的店堂里,还贴了一幅书法小品,是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吃客送的,小品写的是一首打油诗,我记得大致的意思是小公园里人头挤挤,大家都在夸奖三得利的生煎馒头。诗很业余,书法也一般,但我每次看到,却是特别温馨,苏州的骨子里,就是透着风雅。

  我每天上班经过那儿的时候,都是闻到一股菜油和葱花的香味。之后我离开那儿了,有一天就是想起了这样的香味,我叫了画家叶放,打车去到三得利,吃一客生煎馒头和泡泡馄饨。

  泡泡馄饨是一块钱一碗,打车的车钱是三十元,这样合下来,这一碗馄饨是16元,我觉得有点不好意思,硬是点了两碗馄饨,就算是吃夜饭,这样成本就降下来了呀。

  当地饭店的厨师,将自己的拿手菜推荐出来,最后评选出十道品种。我看坐在我身边的刘学家,好多菜只碰一下筷子,有一道蒸饺端上来,他伸手将饺子皮撕一下,就明白就里了。老前辈真正做到了口中无饺心里有饺了,反过来说,在我们平常人看来,好端端的一个饺子啊,所谓女怕嫁错郎,男怕入错行,饺子就怕落在这样的评委手里。

  我是一位书画爱好者,平日里也有和书画家一起参加笔会的机会,在他们面前水墨,多少有点无证摊贩的感觉。

  我的藏书差不多有近万册,最近我在整理自己的藏书,发现我读过的,竟然不到五分之一。这让我的心思十分失落,平时走出走进,看到满柜的图书,感觉自己似乎是满腹经纶的饱学之士,说话写文章也比较自信,比较有底气,一旦明白过来不是这么回事,这个打击对我真是太大了。

  一开始我只是想把这些图书放放整齐,后来觉得既然不看,这些书搁在那也没意思,不如处理了吧。说实在的,像我这样的小知识分子,家里放个千把册图书足够了。

  我想到将这些图书送人,但就是这样随便拿几本送给朋友,也太没来由了,我就签上作者的姓名,以签名本的形式拿出来,好多人还是比较欢迎的。

  当然古书就不能这样做了,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三言”“二拍”,你就不能签冯梦龙,一般这样的,我都签车前子,他书读得多,文章写得好,粉丝也多。

  我母亲生前拿手红烧大肠,这道菜的要点是洗得干净,然后是浓油赤酱。那时候我已经参加工作了,单身住在外面,一般是吃饭时回老家。我母亲买了大肠,利用中午休息时间,洗干净放在煤炉上,烧得差不多了就封好炉子去上班,待傍晚回来,就有一道烧好的小菜了。

  那天我已经忘记是怎么回事了,反正下午三点多我正好回去,推开门就是一股香气扑鼻而来,一闻就知道是红烧大肠,我是很馋这道菜的,就蹲在厨房里,打开砂锅盖子,边烧边吃,也没多大工夫,竟把一小砂锅大肠全吃了。这可怎么交代呢?我第一个念头就是一走了之,这几天不回家,过了风头再说,但立马否决了自己这个想法。一走了之只是暂时的解脱,最后终究是要面对的呀。

  一开始我也没有什么办法,只好随他去了,当我出门到了大街上,经过一家熟菜店,竟是突然有了主意。我就去熟菜店称了二斤大肠,然后再转过身回家,放在砂锅里,那些汤汁还在,打开煤炉重新烧一阵,初一看,也是红烧大肠。只是滋味不能同日而语了。

  那天晚上,大家都在批评我母亲有失水准,我母亲像犯了错误似的难过,我还假惺惺说,可能是冷冻过的吧,是原材料的问题吧。

  好多年过后,我在家里说起这件事情,大家笑得很开心,我也跟着大家一起开心,突然想到我母亲已经去世好几年了,心里涌起一阵悲伤。

  问:陶老师,你说喝龙井茶口感很清新,又很丰腴,像吃红烧肉,或者和一个女人接吻。请问这是你真实经验吗?

  陶大爷是这样回答的:少年一段风流事,只许佳人独自知。所以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呢?

  问:陆文夫先生主编《苏州杂志》的时候,既有散文又有小说 为什么您主编时只有散文不登小说了?

  陶大爷:陆文夫是我的老师,我的水平只能比他低,无法比他高,他永远是我无法企及的高峰。

本文链接:http://anepowa.com/gaojiangxiang/2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