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蒿降香 >

浙大师生炼“仙丹”同款配方药同仁堂有售!

归档日期:06-03       文本归类:蒿降香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继董酒“抗癌”、王老吉“延寿”之后,一款由浙大学生制作的古方中药“孔圣枕中丹”再度成为“解锁人类秘密”的传奇,被网友赠名“浙大药丸”。

  可惜的是,古方中记载令人“变聪明”的方法还有很多,什么做桃木小人啊,往衣服里放蜘蛛网啊,然而没听说谁用了真的变聪明。至于这款“仙丹”,其实同仁堂早有同款配方中成药在售,主治失眠健忘,“不宜长期服用”。

  据媒体报道,浙大药学院药物信息学研究所教授王毅,专门为本科生开设了《从神农本草到现代中药》通识教育课,为大学生讲授中医药知识。课上,哲学专业大一学生杨昌杰等根据古籍做出了古代丹药“孔圣枕中丹”。

  参与炼丹的学生介绍,自古以来,这种丹药就是给读书人吃的:主治读书善忘,久服令人聪明。

  炼丹过程很简单:龟甲、龙骨、石菖蒲、远志,四味中药各50克,打成粉末。熬制与药粉等量的蜂蜜,用文火慢慢熬到起泡。然后,趁热将蜂蜜倒进装有药粉的容器,搅拌、搓丸。

  虽然这药丸很难吃......不过,如果吃了真能变聪明,相信大家都像食谈君一样,宁可放弃好喝(但没啥用)的六个核桃选择药丸。

  搜索食药监总局数据库,食谈君还真的查到了两款药品,名称均为“孔圣枕中丸”,生产企业分别为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同仁堂制药厂和杭州胡庆余堂药业有限公司,发证日期分别为2015年和2017年。

  但是,天猫医药馆的销量数据却显示,同仁堂的这款产品月销量仅为117。这么厉害的“聪明丸”,怎么就不火呢?

  孔圣枕中丹源于《备急千金要方》中的“孔子大圣知枕中方”。其配方是“龟甲、龙骨、远志、(石)菖蒲”,药效是“常服令人大聪,令人不忘”,与浙大学子自制的丸药成分一致。①

  然而,“药王”孙思邈并没有解释为何这四味药混在一起可以提升人的智力和记忆力。清代中医汪昂在《医方集解》里根据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给出了一种说法:

  “龟者介虫之长,阴物之至灵者也;龙者鳞虫之长,阳物之至灵者也;借二物之阴阳,以补我身之阴阳,借二物之灵气,以助我心之灵气也;远志苦泄热而辛散郁,能通肾气,上达于心,强志益智;菖蒲辛散肝而香舒脾,能开心孔而利九窍,去湿除痰;又龟能补肾,龙能镇肝,使痰火散而心肝宁,则聪明开而记忆强矣。”②

  阴阳之说虚无缥缈,实在无从验证。不过现代医学早已证明大脑才是决定智力和记忆的器官,“开心孔”能变聪明毫无道理。

  而中药中的龙骨为古代哺乳动物象类、犀类等的骨骼化石,由磷灰石Apatite、方解石Calcite以及少量粘土矿物组成,所谓“龙能镇肝”其实就是“吃化石对肝好”。食谈君目前没有查到化石成分益智的研究结论,而且,吃化石也着实有些诡异。

  在1994年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的《中药新制剂开发与应用》一书及2015年出版的《中药学》一书中,都曾提到石菖蒲的毒副作用。该成分不仅可导致部分人群过敏,而且如果长期服用可能引起细胞突变、致癌和致畸胎的作用(三致作用)。不过,石菖蒲致癌和致突变是由于用量过大,或长期用药,但临床长期用此药者甚少,因此对其毒副作用报道较少。③④

  再来看看同仁堂生产的甲类OTC药“孔圣枕中丸”,虽然主治“益智安神”,但其实是用于“心肾不交所致的失眠健忘、头晕耳鸣、身疲体倦”。和大家想象中的吃了就能变聪明完全不同,其获批的功能是助眠。

  而且,虽然不良反应照例是“尚不明确”,但在注意事项中写到了“本品不宜长期服用,服药7天症状无缓解,应去医院就诊”,印证了其长期服用可能存在风险的科学结论。“久服”无望,何谈令人聪明!

  “常以五月五日取东向桃枝,日未出时作三寸木人,著衣带中,令人不忘。”“七月七日取蜘蛛网,著衣领中,勿令人知,不忘。”

  ——五月五日砍朝东长的桃枝,赶在太阳出来之前做成三寸木人挂在衣带上,七月七日偷偷拿蜘蛛网塞在衣领里,都可以提升记忆力。①

  看来,虽然靠吃药变聪明没什么指望,但做个木人、塞个蜘蛛网还是可以试试的,毕竟不会中毒嘛。

  说来奇怪,从莎普爱思到鸿茅药酒,从香丹清(点击前往查看☞ “神药”香丹丸:靠“中毒”来通便的保健品)到曹清华胶囊,再加上宣称能“年轻”的脑白金、能“抗癌”的董酒和能“长寿”的王老吉,无论这些药品、保健食品、食品的功效被吹捧的多么“玄幻”,总有人愿意相信“神药”的存在。

  此前的几款“神药”都具有相当疯狂的广告宣传力度。在食药监总局官网查询到的数据显示:鸿茅药酒的广告数为1188个,莎普爱思广告数为370个,脑白金胶囊、口服液的广告数累计为356个。

  然而,过分的宣传曝光,还有每年被食药监、工商系统通报的虚假广告,在吸引眼球的同时,也在消耗消费者对产品的信任程度。正因如此,几款“神药”被陆续拉下神坛,靠广告“混日子”会越来越难。

  此外,过分强调中医的医学经验,忽略现代医学临床验证,也是目前制约中医药发展的瓶颈。

  包括此前食谈君写过的鸿茅药酒(是药不是酒,鸿茅药酒做的是哪门生意?、内蒙古食药监局:为鸿茅药酒“平反”?)、东阿阿胶(央地卫计委都说阿胶无用!却挡不住阿胶涨价和删帖…)在内,无论宣传力度多么大,形式如何多变,几乎都在强调传统古方中的成分和功效,缺乏现代科学实验数据的验证支持。在社会整体科学素质不断提高的情况下,学术界和越来越多的消费者不可避免的对其功效产生怀疑。

  再加上我国不少药品和保健食品都是基于中医理论,二者之间界限不清往往对消费者造成混淆。比如号称治疗便秘的香丹清,其实是保健食品,而出场方式总令人误会成是保健食品的鸿茅药酒,其实又是药品。这更加剧了“中医无用说”,甚至不少人认为,中药就是安慰剂。

  在保护传统中医药文化的同时,运用好现代科学手段为中药证明,用随机双盲试验来说明疗效或许是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如果能够实现,FDA等审批标准通过有望,中医药走出去将不再是梦。

  至于浙江大学开课“炼丹”的行为,食谈君相信是出于让学生对中医药文化更加了解、更感兴趣的目的。只是出发点虽好,但单纯强调古方却可能起到反效果。

  ①(唐)孙思邈/著,李景荣等/校释,《备急千金要方校释》,人民卫生出版社,1998,P320~321。②(清)汪昂,《医方集解》,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7,P10。

  ③谢秀琼,《中药新制剂开发与应用》(第二版),人民卫生出版社,1994,P528页。

  ④鲁耀邦、赵权/主编,《中药学》,中国农业大学出版社,2015,P311。

本文链接:http://anepowa.com/gaojiangxiang/6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