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睫穗蓼 >

济南朱氏:清代文学家族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睫穗蓼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明清时代,济南府出现众多文学家族。这些家族的始祖大多为经由科举入仕的官僚。文学家族乃由明代官僚世家演变而来。如新城王氏、德州田氏、卢氏,平原董氏、淄川高氏;而在济南本土,则有济南朱氏。这个家族先后出现过的著名诗人、学者计有:朱纬、朱缃、朱纲、朱怀朴、朱令昭、朱琦、朱崇道、朱崇勋、朱伦翰、朱孝纯、朱照、朱畹、朱曾传、朱曾敬等等。王绍曾先生主编《济南朱氏诗文汇编》,所载甚详。

  朱缃(1670―1707),朱氏家族之一员。字子青,号橡村。清前期文士。其先高唐州人。祖父美先,字少川。明季始迁历城,以义行重于乡。子青之父为闽浙总督朱宏祚,其伯父朱昌祚,弟朱绛、朱纲皆为清初高官。子青自负俊异之才,博览群书。经史子集,无书不读,独薄科举程文,潜心于诗赋之中。他循例入资捐官,候补主事,不仕。诗学王士禛,且身居历下,与四方文士交游,颇有诗名。乾隆《历城县志》记其:“被父命至都下,未尝游贵者之门,所交皆清望有文者,故其诗亦如寒素书生。”《乡园忆旧录》说他:“家有园亭之胜,好宾客,且以称觞赋诗为乐”,故其“作诗甚多”。书中还记有朱子青与其狐友轶事一则,颇有寓意之作。文中说:济南朱子青有狐友,闻声不见其形,亦与文酒之会,众必欲见之,意其老即现老形,谓其少即现少形。或戏之曰:“神人绰约若处子,君亦当如是。”即应声现一美人形。又一人曰:“应声而变,是皆幻耳。究欲一覩真形。”狐曰:“天下之大,孰肯以真形示人者,而欲我独示真形乎?”大笑而去。

  朱子青虽只活了38岁,但其著述颇丰。所著有《云根清壑山房诗》、《枫香集》、《吴船书屋集》、《观稼楼诗》等,另有《岭南草》、《端江集》收入朱氏兄弟合刻集《棣华书屋近刻》中。清初诸位诗坛大家对其作品及人格评价甚高。如王士禛在《云根清壑山房诗序》中,将其诗比作济渎,称“其力盖足以自致于海者也。”又赞扬其“家世翔贵,门有列戟,而性僻耽吟,往往与山里蕉萃之士争胜寸尺……其诗之工也,不亦宜乎?”而朱彝尊则以射术喻其诗:“吾家橡村弟善古今诗,其取材必良,其练句必极精致,陈言务去,而夕秀启焉。譬诸射者,持弓矢审固,动而不括,必至于彀”(《曝书序集》)而田雯在他的另一部诗集《枫香集》所作的序中,则干脆将他的十多首诗句摘出,如“三间竹子桐孙屋,一尺荷茎蓼穗泥”,“老木晚风声瑟瑟,小花秋焰景重重”等,称其“流连三复,何其新且奇也,求之唐之皮、陆、刘、许集中,政不可多得矣。”

  乳莺、垂柳、酒帘、小桥,一副明湖春夏的美好气象。而对渔民来说,今年捕鱼刚刚开始,却已联想到明年进鱼苗的课题,这种有备无患、细水长流的日子才是长久的。

  朱缃还有一些陪侍恩师王士禛游览济南名胜的诗作,亦写得清新脱俗,气象不凡。如《再侍渔洋先生游大明湖坐历下亭》,以“水木湛清华”为韵,得“华”字诗:“谁家橛头艇,正系老树丫。双桨破萍叶,一道冲天斜。湖波出净绿,鳞鳞蹙湘纱。南山好螺黛,浸作水底霞。”在这样的美景之下,那些被利禄和尘事缠绕的人们应该有所触动的了:

  神采俱佳,趣味盎然,悉本人性。而在漪园,朱子青轻风衣带,凭栏高唱,写出了漪园泉石轩堂之美与华鹊二峰之瑰丽景致。诗中云:

  ———《初夏侍渔阳先生游张氏漪园即席分赋以“山色上楼多”为韵得“上”字》

  子青还写有《过韩天章灰泉别业》诗二首,诗中“佳人读易抚修竹,一片泉声黛色中”等佳句为人称道。

  朱缃子朱崇勋,亦以诗名。著有《桐阴书屋诗》。时人称其人:“承世德,濡家学,资秉英异,”称其诗:“清和醇雅,足以振《枫香》、《吴船》诸集之遗响。”(宋弼《桐阴书屋诗序》)而朱缃族子朱令昭,当数朱氏家族中才情最为卓异之人。朱令昭字次公,号漆园,清乾隆年间诗人,书画家。著有《水阴楼诗集》、《冰壑诗余》等。曾与淄川张元、胶州高凤翰、义乌方启英结“柳庄诗社”。乾隆《历城县志》称其“为诗自辟生奥,往往似李贺。”时人称:“朱氏才气倜傥如神驹出水,趻踔不可鞿勒”。(桑调元《历城三子诗序》)朱令昭是位极有才气、也是位极有个性之“狂人”。据道光年间著名书法家法坤厚所言:“济南朱次公先生才气超绝一时,性简傲,不喜与俗子遇。家趵突泉畔,结柳庄诗社,约同人讌集,好为险韵相窘,挥毫为左右手书画,赋诗洒洒千言立就……诗名才气,飞腾艺苑,益自矜诩,与流俗隔迕,以故流俗辈衔之切骨。”(法坤厚《黄华集序》)

  朱令昭仅活了41岁,生平为诗最多,但不自收拾,所作遗失大半,其从孙朱曾传在整理其诗作时称“不及百一”。其生前挚友方启英有《过朱冰壑宅有感》诗,写来凄然情深,余韵不尽:

本文链接:http://anepowa.com/jiesuiliao/3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