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锦灯笼 >

新疆“红姑娘”

归档日期:05-02       文本归类:锦灯笼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植物各有灵性,每一种植物的存在,都是大自然的子民,都有其存在的必要和地位,它们一同为大自然的瑰丽增色添彩。今天,我想说说新疆的山野和田间地头,随处都可以见到的酸浆,大家叫它“红姑娘”。

  维吾尔族人家几乎都有种植“红姑娘”的习惯。在植物王国里,“红姑娘”似乎善于将自己生长、开花到成熟的过程计算得恰到好处,春季开花,夏季挂果,夏季的初果通体为绿色,犹如一只只下垂的绿灯笼。此刻,万物葱茏,“红姑娘”仅仅是一种再普通不过的植物,即使挂满果实,也并不张扬。一句话说得好:笑到最后,才是最灿烂的!是的,“红姑娘”真正的吟唱是在秋季,万物向老的时节,走在乡间,那一抹耀眼的红,吸引着人们的眼球。此时的“红姑娘”植株叶片已经枯黄,风一吹,就纷纷掉落地面,“红姑娘”成为时光舞台的独舞者。这时候,“红姑娘”丰腴的外衣上缀满风雨的脉络,这些自然留下的时光密码,在等待着我们破译,扯一条藤,就是一串摇响的风铃。生命力顽强的“红姑娘”植株,扯断了的藤秧,只要根还在地下,第二年春天还会开花结果。霜降后的“红姑娘”,镂空的外衣尽显自然的萧瑟,那红色的珠粒丰满圆润,犹如羞红脸的姑娘,犹抱琵琶半遮面,楚楚动人而又惹人垂怜。采回去的包裹着红外衣的“红姑娘”果实,被人们用一根细线穿起来,与金黄的玉米棒、红辣椒等一起挂在房檐下,共同组成一幅乡间人家的丰收图景。在以后的日子里,它们会越变越甜。这些“红姑娘”一部分作为常备药留在家中随时取用,一部分与蔬菜或者农产品000061股吧)一起拿到市场上,走进城市居民家中,供那些秉持传统的从乡间到城市的居民怀旧。

  作为治疗扁桃体发炎的天然中草药之一,“红姑娘”治好了小女的嗓子发炎。小女两三岁时,嗓子因为扁桃体肥大而经常发炎,小小年龄,睡觉打鼾犹如成人。一次在小诊所为她挂吊瓶,3个医护人员齐上阵竟然也没能给她扎上一个成功的输液针管。后来,我接受一位老人的推荐,从伊宁市的汉人街买来一串“红姑娘”,外皮用来熬水加上少量的冰糖哄她喝,里面红色的小粒被她吃进了肚里。而当初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没想到仅仅两三次还真让她的病情有了改善,坚持吃,竟然治好了她嗓子经常发炎的病症。

  植物都有自己的生存智慧,它们的果实或以甜美的果肉或以美艳动人的糖衣诱惑人们中招,瞬间就击中了人性的弱点,借此完成自己的使命。显然,“红姑娘”是以药用、食用双栖保健型多年生草本野生水果的名义,加上美丽的外表让人们为之折服。

  “红姑娘”原产地在中国,栽培历史悠久,在公元前300年,《尔雅》中就有记载。“红姑娘”因为玲珑的身形获得不少的别名,如“锦灯果”、“灯笼草”、“灯笼果”、“挂金灯”、“红灯笼”、“锦灯笼”、“鬼灯球”、“苦姑娘”等。一粒“红姑娘”果实有90粒至160粒种子,含有蛋白质、脂肪、碳水化合物、粗纤维、钙、磷等成分。含有的苦瓜甙对糖尿病有很好的治疗效果,它的茎叶捣烂后外敷可治疗疱疮。综合各家说法,“红姑娘”可治急性扁桃体炎、肺热咳嗽、小便不利、黄疸、痢疾、水肿、疔疮、丹毒等病症,而且长期服用没有副作用、不产生依赖感。

  在品尝过新疆的“红姑娘”果实以后,我发现它与南方生长的“红姑娘”果实味道的差别在于,新疆的“红姑娘”果实甜的成分多了一些,这与新疆充足的阳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这种甜也是新疆气候给予人们的某种隐喻和启示,付出的多,得到的也多,新疆的“红姑娘”,为了抵抗风沙和骄阳,抵抗干旱,它要尽量在自己的体内积攒足够的糖分。但是,如果要让我来选择一个自己觉得最佳的命名,我会选择“苦姑娘”,倒不是我愿意其苦,而是因为,苦,似乎更能映衬甜的淋漓尽致。在经验主义思想占据着绝对空间的现实面前,对于人味觉的启蒙,从甜开始,当婴儿呱呱坠地的那一瞬间,人们会把甜蜜的乳汁送入他们嘴中,从此,来到人世的婴儿完成了对于甜的启蒙。在人出生以后的漫长日子里,只要一哭,就会接触到甜,苦的味道会让他(她)感到拒绝性的不适。然而,生活没有永远的甜,生活和生存就是适者生存的选择过程。无论童年生活多么地甜蜜,以后走入生活和社会的日子里,面临的都是甜苦参半,甚至苦更多于甜。每一种事物经历的风雨岁月,都是由苦到甜,苦,有时候更能让人产生对于甜的渴望。因此,苦,对于人生必不可少。由苦到甜的过程,也是“红姑娘”果实必定经历的过程。

  生长在新疆大地上的“红姑娘”植株高可达60厘米,新疆干旱少雨的气候特征,锻造了“红姑娘”地域性的生长性格,地下的爬行根茎向周边蔓延的强大野生生存能力,耐寒抗病的特点也被新疆当地居民普遍利用,之所以种在田间地头,是因为在长期的生活劳动中,人们发现,“红姑娘”植

  棵“红姑娘”能结一大串果实。关于植物“红姑娘”的传说是:大地上开始并不长“红姑娘”这种植物。有一年,有个乡下姑娘被来自城里的人骗了,挺着大肚子的她不堪忍受被骗和人们异样的目光,就穿着一身红色的衣服跳了崖。后来,姑娘跳崖的山野就长满了“红姑娘”。“红姑娘”是属于乡村的,因为它的纯朴和毫无心机。属于乡村的“红姑娘”对于生长的土地要求不高,到处都可以生长。

  存在于地球的动物,每一个感官都可以感知到植物演奏的乐音,但不见得所有植物都能引起具有感官功能的动物的注意。为了获得一种植物带给人们的原动力能量,你必须对一种植物进行长时间的观察,而且同时要懂得一些关于自己精神和肉体对于植物的需求。“红姑娘”无论是在人们生活的高处,还是低处,都忍耐着长期的寂寞。因为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红姑娘”只是作为一种普通的土特产在市场上出现,治病也多是作为民间偏方来使用。人们秋天收藏它,多半都是把“灯笼”剥开,然后,连成串儿,挂在通风的地方,留为种子。我说的是尚未规范前的伊宁市的汉人街的市场,那时候,这里一字摆开的商铺构成一个巨大的农贸市场,一个个售卖土特产的店铺,搭着凉棚,凉棚下摆满各种土特产,而“红姑娘”只是作为一种点缀,一串串“红姑娘”挂在店铺的木头柱子上。这些土生土长的具有中国红的“红姑娘”,如果没有需要,人们一般都不会注意到它们的存在。

本文链接:http://anepowa.com/jindenglong/3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