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锦灯笼 >

《苏子》漫谈 --洛阳日报--洛阳晚报河南省第一家数字报刊

归档日期:07-14       文本归类:锦灯笼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苏秦是战国纵横家的代表人物,《汉书·艺文志》载有“《苏子》三十一篇”。然而,《汉书·艺文志》辑录的纵横十二家著作,早在东汉晚期已亡佚。1973年,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战国纵横家书》里发现有十六章苏秦的书信和游说辞,其中有十四章是连司马迁也没有见过的珍贵史料。这为我们搜集、整理和审视苏秦及其学派的著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从《战国纵横家书》有关苏秦的书信和游说辞里,可知苏秦一生的主要事迹是作为燕昭王的亲信出使齐国,执行“以弱燕并强齐”的特殊使命。苏秦来到齐国后,很快便取得齐闵王的信任,被任命为齐相。他奔走于齐、赵、韩、魏、秦诸国之间,先是策划齐国“举宋”,合纵五国(齐、赵、韩、魏、燕)攻秦,分化“齐、赵之交”,以便实现振兴燕国的“大事”。接着,公元前284年,在苏秦的谋划下,燕将乐毅率五国(赵、燕、韩、魏、秦)联军攻破齐国,最终“果以弱燕并强齐”,实现为燕昭王报仇雪恨的战略目标。苏秦也因“阴与燕谋齐”的罪名,被齐闵王车裂处死。

  苏秦忠于燕国,以身殉职,被视为“燕之尾生”。这些问题的澄清,为我们探索《苏子》的内容及其相关问题,提供了基本依据。

  因为《苏子》早已失传,后人难以窥知其真实面目。苏秦是鬼谷子晚年的学生。而《鬼谷子》始见于《隋书·艺文志》,所以很多学者都把《苏子》与《鬼谷子》混为一谈。

  《鬼谷子》,亦名《苏秦书》。乐壹《鬼谷子》注云:“苏秦欲神秘其道,故假名鬼谷。”难怪《旧唐书·经籍志》《书·艺文志》都把“《鬼谷子》二卷”署为“苏秦撰”了。这也是清代辑佚大家马国翰在《玉函山房辑佚书》中把《鬼谷子》误为《苏子》来辑录的根本原因。

  《鬼谷子》是纵横家的理论经典。唐儒马总《意林》在《鬼谷子》卷首按语里指出:“此苏秦作书记之也。”俞棪的《鬼谷子真伪考》说:“余尝疑此书,大体为苏秦纂述师说之作。”这说明《鬼谷子》乃是苏秦整理鬼谷子讲课记录编纂而成的著作。它的内容与《苏子》本来就不相“掺和”。

  “苏氏兄弟”及其学派的书信和游说辞,大都保存在《战国纵横家书》《战国策》和《史记》等战国秦汉时期的典籍里。这些篇章的文字风格,有的比较原始,有的经后人加工整理,有的则是苏秦后学的“拟作”。我们经过长期努力,“以篇为单位,甚至以段为单位,逐段逐篇考订及观察”,共辑得《苏子》逸文七十八章,逐章校勘、注释、考辨、编年,汇编为《苏子辑校注释》一书(图一)。内容依其真实程度,大体分为三种类型:

  “苏氏兄弟”是指苏秦、苏代和苏厉兄弟三人。所谓“原始资料”,就是未经后人加工整理的苏氏兄弟的书信和游说辞。例如,帛书《战国纵横家书一》中的《自赵献书燕王》章、帛书《战国纵横家书二》中的《使韩山献书燕王》章、《东周策》中的《谓薛公》章。

  这些文章的共同特征,就是章首均直书“谓某某曰”,没有记载故事发生的年代背景和游说者的名字,文笔质朴、简练、委婉而有条理。这类作品从行文款式到文章内容,都保持了原始的面貌。

  这类资料是指在传抄或编辑成册时,经过后人加工整理和修饰的苏氏兄弟本人的书信和游说辞。例如,帛书《战国纵横家书》中的《谓陈珍》章、《东周策》中的《昭献在阳翟》章、《魏策二》中的《五国伐秦无功而还》章。

  这类书信和游说辞的共同特征,是篇首增加了故事发生的具体背景,大都写了游说者的姓名,文章的内容显得“繁复,文字也要长得多”。这些都是经后人“穿靴戴帽”加工整理的结果。

  这类资料是战国末年纵横家中的苏秦后学,为了适应当时六国合纵形势的发展及给初学者提供练习游说的脚本,便以苏秦名义“拟作”的书信和游说辞。例如,《秦策一》中的《苏秦始将连横说秦惠王》章、《燕策一》中的《苏秦将为从北说燕文侯》章、《齐策五》中的《苏秦说齐闵王》章。

  这些书信和游说辞,包括有名的“苏秦合纵八篇”,“气势都很盛,跟真正的苏秦文笔,风格截然不同”。这就是司马迁所说“世言苏秦多异,异时事有类之者,皆附之苏秦”的结果。

  这些战国末年的“拟作”,从文中所涉诸侯各国的山川地理、政治形势、人物事件及生活习俗等内容看,基本上都是可信的。例如,《魏策二》中的《秦召魏相信安君》章,是古文献里唯一记载魏相中的“信安君”的史料。如若不是近年有“信安君”铜鼎诸器的考古发现(图二),史家仍难以确定魏相“信安君”其人是否真实存在。由此可见,这类作品仍具有很重要的史料价值。

  纵横家是中国古代“九流十家”的重要学派之一。苏秦及其学派的书信和游说辞,是《苏子》原书的主要内容,也是苏秦学派的智慧结晶。《盐铁论·褒贤》载:“苏秦、张仪,智足以强国,勇足以威敌,一怒而诸侯惧,安居而天下息。万乘之主莫不屈礼卑辞,重币请交,此所谓天下名士也。”

  由此可见,苏秦所代表的纵横家在战国时期有重要地位。如今,《苏子辑校注释》的整理和出版,填补了战国纵横家著作单独辑佚成书的空白,必将为战国历史研究提供一部真实可信的史料汇编。这对研究苏秦及其学派的真实事迹及战国历史等问题,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意义。

本文链接:http://anepowa.com/jindenglong/9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