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康乃馨 >

志愿文学获奖作品展播:小说《康乃馨百合与玫瑰花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康乃馨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12月2日,2018年中国青年志愿服务发布大会在四川德阳举办。会上,2018年首届志愿文学征文活动获奖作品名单隆重发布,标志着由共青团中央和中国作家协会联合开展的“志愿文学”征文活动圆满结束。活动中68位作家深入基层,历时14天,走访了西藏、新疆、四川、贵州、宁夏、青海等6省区18个市地州盟、9个研究生支教团、29位优秀志愿者代表,总行程一万两千多公里,推出了一批具有思想性、现实性、观赏性的精品力作。今天是第33个“国际志愿者日”,中国青年网将集中展播首届志愿文学征文活动的获奖作品,以此吸引并激励更多专业作家、文学爱好者以及社会各界关注志愿者的工作和生活,创作出更多的志愿文学精品,弘扬志愿精神,讴歌奋进的新时代。

  与平日里湿热的气候不同,江南雨后的空气中透着一股浸润过自然之后散发出的淡淡木香,伴随着潮湿的粒子一起,婉转而悠长的浮动在空气中,久久不散却。

  一排排整齐的平房外,随意摆放着几个简单的桌椅和盆栽,横梁上挂着些刚洗过的衣服,乍一看,还颇有几分农家小院的氛围。门前几个儿童聚在一起,脸上洋溢着欢快的笑容,在雨后的晴空里尽情玩耍。

  在刘校长的带领下,云梦潇同一行的老师继续向前走着,眼前这一幕是她第一次来到大寨村时看到的景象。孩子们在看到他们之后停下了玩耍,纷纷睁大了眼睛惊奇的望着他们,黝黑的脸颊泛着红光,在那一个个纯净的笑容里面,你能看到他们澄澈的目光,如水一般不含任何杂质。

  红瓦,白墙,一排草地,几棵绿树,三两儿童,眼前这些景象,与金色的阳光一起,构成了一幅色调柔和,让人倍感温馨的画面,仿佛时光只要保持这样的美好就足够了。

  一路的颠簸让众人疲惫不堪,在带他们看过教室和住处之后,刘校长热情的招待老师们去自己家里,说要请他们吃自家种的菜,一回家就招呼着家人做菜,还特意冲泡了当地最有名的普洱茶,村里的每个人对待他们都如同贵宾,十分尊敬和欢迎。

  “刘校长就别客气啦,我们也不是第一次来了。”燕姐坐下后笑着对刘校长说道。

  是啊,早就不是第一次来了,云梦潇暗想,燕姐一直以来都是是她很崇拜的偶像之一,作为一名有着几部优秀代表作的演员,虽然名气没有多大,但确实是一位演技派,还写得一手好文章。更重要的是,她还创办了一个公益组织,长期资助那些贫困地区的儿童。工作之余,一有时间就会来支教两三个月,坚持了快五年,堪称明星做公益的典范。从大学时起,加入燕姐的支教团就成了云梦潇的梦想。

  见到燕姐本人,只与她想象中有些许不同,她属于耐看型的美女,眉眼温和,清纯可人,皮肤有着南方女子特有的白皙,体型娇小,人比想象中亲切随和,总是一副大姐姐的模样,只看本人真的想象不到她能忍受得了山区这种艰苦的环境。

  “是你们给我们村带来了这么大的变化,当然得好好招待你们了。”刘校长端上来几杯热茶,感激的说道。

  从聊天中得知,五年前的大寨村比现在要落后的多,没有电,没有车路,每天都要爬山才能到村里,再加上这里雨水频繁,极有可能会发生泥石流,在这里,每天都有一种生活在生死边缘的感觉。

  云梦潇看着这周边的环境,大自然的气息环绕在身体周围,鸟鸣,溪流,风轻轻吹动绿叶的声音,与记忆里的那幅画重叠,此刻给她的感觉便更像是生活在画里,全身心融入其中,剩下的就只有愉悦与放松,身心都变得轻盈起来。

  “真的吗?我倒是很想尝试尝试。”来自加拿大的lauv用有些蹙脚的中文连声惊叹,喝多了自己国家的葡萄酒,现在能尝到中国具有当地特色的酒,他不禁内心窃喜。

  除了来自加拿大的这位金发帅哥,还有一位师范专业毕业的学姐苏晴,是一名从业近三年的专职音乐教师,据说她的钢琴、古筝都弹的很好,整个人也浑身散发着一种古典气质。

  来自天南海北四五个人奇妙的因为同一个信念聚在一起,大家就这样从下午聊到了天黑,直到刘校长给每个人倒上了一杯山间特有的小甄酒。

  云梦潇没有回答,对着她轻轻笑了笑,然后第一个举起来全部喝了下去,见状,周围人都发出不可思议的惊叹声。

  此情此景,都让她不知为何,宁愿喝下这后劲十足却香醇无比的山间美酒,尽管平时很少沾酒,可这样有感而发的时刻,人生能有几回?

  来到这里以后的第一节课,才算彻底打破了云梦潇之前那些自以为是的设想:小孩子都是很好教的。

  兴许是山里长大的缘故,这里的孩子似乎天生不懂得什么叫做规矩。对于云梦潇所教的美术课,虽然每个人都表现出了极大的好奇,可是上课时好动的会直接爬到桌子下面,或者因为一句话就开始和旁边的小孩打架,而再害羞一点的孩子,不论老师问什么,都一副茫然无措的模样。

  她从没给人上过课,但是来之前培训过几个月,可等到真的上课以后,才发现有些事实践起来是真的困难,和理想是有差别的。

  “谁上课再捣乱,一会下课都没有老师送你们的礼物咯。”她故意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可这句她自认为很有威慑力的话,在不到五分钟之后就彻底失效了。

  一个稚嫩却尖锐的女童声从后排响起,只见一位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从座位上下来,走到前排最不听话的那个男孩面前,狠狠的小声说了他几句,这个男孩听后果然不敢再捣乱了,安安静静的坐在那开始听课。

  她感激的望了一眼那个小女孩,继续开始自己的教学。一开始,她指着黑板上贴着的一幅《蒙娜丽莎》,这是她专门打印出的一张图片,为了让孩子们更直观的观察,借此名画,她得以向孩子们展示另一个奇妙的油画世界,这里曾是她的天堂。

  学会欣赏艺术,是她想要传达给孩子们的第一节课。每一种艺术都有值得细细推敲的地方,正如这幅《蒙娜丽莎》,采用了稳定庄严的三角形构图,让人感觉蒙娜丽莎庄严冷峻高贵而不可亵渎,再配合几幅同时期的作品,孩子们慢慢也融入其中,同她一起感受神秘的古典油画。

  她一直记得自己的研究生导师说过的一句话:“在艺术上,一个人的鉴赏水平也就是对作品的判断力一定要高于自己作品的水平。”所以她从不忘了要记得多欣赏和临摹大师的作品,在古典油画作为传统艺术逐渐被冷落之后,也保持对传统的尊重,谨记老师所说的传承与创新的理念。

  课后才知道那个小女孩就是赵晓冬的姐姐赵晓丽,大赵晓冬三岁,是那种一看就很懂事的孩子。

  “我弟弟特别调皮,一般人都管不住他的。”她一副大人的口吻,说的云梦潇有些忍俊不禁。

  “那当然了……平时都是我管他,什么都是我照顾他,所以我的话他还是会听的。”赵晓丽苦笑道。

  她有些惊异于孩子口中的隐忍和无奈,眼前这个孩子也不过上十岁左右的年纪,却已经承担起了照顾弟弟,处理家务的重任,她的家里只有年迈的爷爷,父亲在城里打工,很久才回来一次。后来她甚至不忍再问下去,她不知道,大寨村里还有多少这样的孩子,在不适宜的年纪里过早的承受着生活的艰辛。

  老师的住处环境十分简陋,云梦潇有幸得以与燕姐住同一个房间。几张桌椅,两三个水桶,一张坐下就吱吱呀呀响个不停的上下木板床,只这些东西,便构成了这个房间的所有。

  好在她不是娇生惯养的女子,倒也能为了孩子们能够忍受这一时。哪怕条件再简陋,能生活于这山林之间,对于追求艺术情趣的她来说,却也乐在其中。

  “那几个捣蛋鬼啊,一看你是新来的老师,就肆无忌惮了。”燕姐打了一桶水进来,回应着她今天上课后的感想。

  “我是真的管不住他们,本身也不是多么严厉的人,这几个小孩啊……”她无奈的笑着,可脸上却挂着宠溺的笑容。

  “不过啊……慢慢就好了,这些孩子还是很懂事的,我有时候,倒是宁愿他们能活泼一点……”

  这话让云梦潇沉默起来,她不是不明白燕姐话里的意思,这些从小没有父母照顾的孩子,有多少已经失去了孩童的天性,他们眼里的坚强和落寞,永远是每个看到他们的人心中的痛。

  “是啊,你说那么多美术老师的简历中,为什么我就偏偏选中了你?”燕姐调皮一笑,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

  支教团招新人时,当时投简历的人非常多,这一点云梦潇是知道的,尽管怀着十足的热情,她也是没有把握能胜过那些名校的美术生的。所以在得知能够来支教的消息以后,她惊的手机差点要掉在地上。

  “倒不是因为你寄了两幅作品,文字也写的比较多,而是在那么多的人中,我确实能从你的作品和文字里,感受到真诚和用心。”

  她寄了两幅研究生时期的作品,都是她去浙江写生时画的,《秋塘》和《江湾》,还有一篇长达两千字的名画感悟,对于萨金特的那幅作品《康乃馨,百合与玫瑰花》的评论,她更是全部发自于个人感想,每字每句无不诉说着自己对这幅画的喜爱和赞美。

  关于艺术,她有太多想要表达的东西,也有太多,想让孩子们去感受的东西……?

  大寨村的信号非常差,常常需要等很久或是去高处才能有一点点信号。云梦潇照燕姐说的到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坡上找信号,才好不容易发出去一条短信。

  这样挺好的,她忍不住这样想道,在城市里无时无刻都离不开手机,反而到了这里能暂时避开对那些科技产品的依赖,多一点自己的思考与静心,远离尘嚣,反正自己目前除了向父母报个平安,也没有特别要随时联系的人。

  “那一起走吧,她说等我上完课和你一起到刘校长那里去,咱们要去一些家长家里考察情况。”

  不得不说这位加拿大友人的中文说的还是很好的,性格也十分阳光和开朗。至少孩子们最喜欢的老师是他,也最喜欢听他讲一些国外的事情。

  她随身一直用着一个挺阔的帆布包,质量也很好。布面上印着一幅画。lauv问起这幅画,她告诉他,这幅画的名字很长,叫《康乃馨,百合与玫瑰花》,是美国画家萨金特最经典的作品,该画中两个孩子在花丛中点着灯笼,色彩极为丰富多变,与花的芬芳融为一体,是她最喜欢的名画。

  他说这名字还真是长,不过花的色彩是着实很绚丽,难怪要叫这个名字,一提到它,就能想到那种变幻多姿的色彩之美。

  lauv是所有老师中最年轻的一个,也是最朝气蓬勃的一个人,时不时就能逗得她们笑个不停。他的皮肤是深一些的小麦色,是长期坚持户外运动的人才能拥有的健康肤色,还能看到十分健硕的肌肉。据说燕姐是因为他的简历写的特别正派而特别注意到这个小伙子的,他对于支教服务有着超乎常人的热情。

  穿梭在各式各样的松树林间,他们走在凹凸不平的山路上,lauv十分绅士的在走一些不好走的路时拉了她一把。

  “你为什么这么想来这里支教?”她问。她本以为他的回答会像大多数人一样平常而普通,只是单纯为了心中的执念,而他的回答却真的让她明白了,燕姐所说的正派是什么意思。

  “为了教育事业,为了让更多的孩子受到应有的教育。”他不假思索的说道,“一样的工作做的多了也会厌倦,就想让这些贫困地区的孩子也能受到良好的教育,人嘛,走了老师这条路,总想奉献些什么。”

  地上的道路依然崎岖不平,时而上坡,时而下坡,他们放慢脚步,有时会抬头看看周围的花草树木,感受黄昏之下自树叶透过来时日落的颜色,昏沉如油画色彩中表现力最强的橙色,随着光影的流动不断变化着。

  在这里支教已经有将近两个周了,云梦潇才从现在开始渐渐了解这个男孩,从他身上,她能看得到那份现代人所缺乏的激情,所谓对事业的热爱,大概就是这样的体现吧。

  只是她前方的路又是哪里呢?听着lauv清晰的目标和梦想,在欣赏这个男生对未来的热情之余,也不禁开始为自己担忧。

  家访时只有三个新老师参与,燕姐说是为了让他们多了解了解,这正符合云梦潇的想法,她早就想看看这些孩子的家庭状况了。

  刘校长多次劝阻他们别太晚去,此刻天色已晚,就算是再有经验的司机,也有可能会迷路,况且这山路崎岖,指不定会出什么危险。

  但燕姐却很乐观,称今天刚好周末,还是要试试看今天去。?于是一群人坐了辆面包车,在摇摇晃晃中出发了。

  人多聚在一起总是格外的热闹,不知谁提议起了要唱歌,从经典的《爱》再到许巍的《故乡》,大家一首接着一首,像是要随着这路途一直唱下去一样。

  下小雨,一道道纤细的水流开始顺着车窗缓缓流淌下来,南方虽然多雨,但雨下的细腻温柔,天气依旧温和,甚至感觉不到一丝冷意。司机始终在黑暗中摸索,这小雨又无形中增加了些许困难,好在车内气氛很欢快,大家也没有过多的担忧。

  尽管在路上花了很长时间,司机最后还是不负众望的到达了目的地,在湿润的泥泞中,我们四人敲响了一家又一家的房门,而每家每户的情况,也成为我这次经历后记忆最深刻的场景。

  破旧的平房内,孩子们看到我们,露出欣喜的笑容,可他们大多穿着旧衣服,衣服上是厚厚的污垢,全身上下很难找到一处干净的地方。家中也基本只有老人,孩子们除了过早懂事也没有其他任何的选择。

  当看到赵晓丽一家时,她正在门外坐着洗衣服,瘦弱的身子费劲的搓着一盆衣服,在看到他们之后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眼里藏着不愿被人看到什么的隐忍。

  虽已经见惯了这样的农家小院,可看到孩子平日的生活环境,水井,灶台,桌子就是全部的家具,杂物横七竖八的堆积着,眼前所能触及的颜色大多是灰暗。云梦潇不忍再看,走出来看着晓丽问道:“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们去了哪里?”

  “去城里打工了,而且……我没有妈妈。”晓丽静静的看着她,像说着一个微不足道的事情。

  云梦潇的心一揪,问:“那你想她吗?”可晓丽接下来的回答让她后悔自己问出这个问题。

  临走的前一天,燕姐召集所有老师一起爬山,十几个人背着大包小包,其乐融融的出发了,纷纷打算再最后感受一下大寨村的美好。

  手机依旧没有信号,在lauv的帮助下,云梦潇好不容易能和父母通上电话,果不其然,除了一些担心的话语之外,她和父母的对话就只剩下埋怨和沉默。

  她是沉默的一方,因为不想再引起不必要的争吵,他们一向喜欢为自己做主,无论是选择美术还是选择当老师,她一直是顶着所有人的反对声坚持到现在的。

  “既然到了这里,就别去想那些不开心的了。”lauv见她因为电话露出愁容,安慰道。

  她轻轻点了点头,却不愿诉说内心的苦恼,可与之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她的内心无比坚定。

  大家找了一片空旷的草地,草地藏在密林深处的一个小山坡上,抬起头能看到湛蓝的天,不染一丝尘埃,溪水潺潺,不远处的菊花开的正盛。

  云梦潇轻轻躺下,闭上眼,想起在这三个月来的一节课里,她让孩子们画花,他们就画了各种各样的花,有的甚至是他们自己创造出来的,再用不同的颜色填充。其中有一个小女孩海兰画了一个披着长发的女孩,女孩的周围开满了色彩缤纷的花朵,整幅画就像梦一样美丽。

  这三个月以来,她给孩子们介绍了太多的画家,也展示了他们的作品,从国外的达芬奇,梵高,萨金特再到国内的刘海粟、徐悲鸿、潘天寿……她还让他们画不同主题的画,要求简单,根据主题,只要画出自己内心的想法就好,她把他们带入了一个充满想象力的新世界,为他们打开了艺术的大门。

  三个月的时间转瞬即逝,又到了她最不擅长的告别时刻,这几日一直有一种隐隐的不忍作别之感萦绕在心头,每一天的教案,每一天与孩子们的相处,第一次带他们看电影,第一次与孩子们一起爬山……太多珍贵的回忆,都让她不忍与孩子们说再见,告诉他们下一次还会有支教老师来,可是早已习惯等待的他们一定听厌了这句话。

  孩子的声音不断回响着她的脑海,她感激有这样的机会让他们接触到艺术,毕竟之前除了语文和数学,他们的世界是那样狭窄。准确来说,是燕姐开拓了他们的视野,带他们领略学习过程中姿态各异的风景,她期待着,接下来不断轮换的老师,会继续这属于他们的艺术之旅。

  轮到她的时候,她好像什么都听不见了,周围竟只剩下一片寂静,她听见自己心里深处的秘密,那里是一座花园,有康乃馨,百合,玫瑰花……花儿芬芳四溢,缤纷多彩。静默中传来孩子们的嬉笑声,他们在这座花园里,拿着灯笼,有说有笑,身上的衣服整洁而干净。花儿还在一朵朵的盛开着,甚至渐渐长出了画纸,她看到它们还在不停的蔓延,直到布满每一个贫瘠而空旷的地方。

本文链接:http://anepowa.com/kangnaixin/1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