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主页 > 缫丝花 >

神雕侠侣植物科普:情花、龙女花和断肠草

归档日期:04-23       文本归类:缫丝花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新版《神雕侠侣》开播已经有些时间了,但大家的吐槽似乎还远未结束。所以说选角真的很重要,不仅是人物,就连选择布景中的花花草草其实也挺重要的在武侠小说里,我们总能见到一些神通广大的植物,从情花到断肠草,从七星海棠到天山雪莲,几乎每个有钱而任性的导演几乎都是根据自己的想象来塑造它们的形象的。

  那么,你有没有好奇过这些“跑龙套”的植物们究竟是何来历,在现实中又是什么模样呢?有兴趣的话,一起来盘点一下吧!

  虽说金庸小说中提及了不少植物,但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个独立角色的却不多。《神雕侠侣》里的情花,大抵可以算作一例。这种几乎只在绝情谷可见的珍惜濒危物种,虽然不能舞刀弄棒,却害得神雕大侠杨过几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之后与小龙女的一大段虐心情节几乎也都拜它所赐。

  如此凶猛的杀伤力,只怕世间的武林高手也未必能与之相比了。那么,现实中是否当真有这样的神奇植物存在呢?

  金庸先生笔下,情花的形象是“枝叶上生满小刺,花瓣的颜色却是娇艳无比,似芙蓉而更香,如山茶而增艳”;花瓣可食,“入口香甜,芳甘似蜜但嚼了几下,却有一股苦涩的味道”。

  除此之外,它还有形态多样的果实:“或青或红,有的青红相杂,还生着茸茸细毛,就如毛虫一般”;味道也是“有的酸,有的辣,有的更加臭气难闻,中人欲呕有些长得极丑怪的,味道倒甜,可是难看的又未必一定甜,只有亲口试了才知”。

  若是从这些条件来看,现实中最匹配的应该就是蔷薇科蔷薇属的部分观赏植物:譬如玫瑰(Rosa rugosa)、蔷薇(Rosa multiflora)、缫丝花(Rosa roxburghii)之类,无论花朵之香艳、枝条之多刺,还是花、果的“食用价值”,基本都可以满足,只是并不如原文那般夸张;而把这些美艳多刺的花朵与爱情联系在一起,也并不只是金庸的首创。

  在漫长的岁月里,世界各地的人们早已注意到了蔷薇属植物们的独特风姿,并因此将它们视作爱情的象征。事到如今,称一句“爱情之花”,也算得上是名至实归了。

  重瓣缫丝花非常娇艳,这种植物的果实也同它们的花蕾一样,密布小小的刺。图片:sblo.jp

  至于《神雕侠侣》中提到情花伤人致死的情况,非要用科学来诠释也不是不可以。

  我们可以认为是花刺上具有非常特殊的分泌物,会与人体“动了情欲”后大量分泌的激素发生毒理反应。但这样的植物内含物,目前在自然界中似乎闻所未闻;至于被花刺所伤而痛彻心肺,乃至一命呜呼的说法,就更不能当真了倘若现实中也有类似事件发生,我们读的恐怕就不是武侠小说,而是今日头条了。

  也许是因为情花的象征寓意远大于它的现实意义,以至于几乎每一版本的影视剧中,情花的形象都存在非常大的区别。

  《神雕侠侣》中出现的另一种美丽植物,则是龙女花。虽说关于它的笔墨甚少,但也有着叫人过目难忘的风姿:

  杨过顺着她的手指,见路边一朵深红色的鲜花正自盛放,直有碗口来大,在风中微微颤动,似牡丹不是牡丹,似芍药不是芍药,说道:“这花当真少见,隆冬之际,尚开得这般灿烂。我给它取个名儿,便叫作龙女花罢。”

  这一关于龙女花的描述十分有限,很可能只是金大侠的一段信手拈来之笔。不过在现代登记在案的植物名录中,确实有一种木兰科天女花属的植物就叫做龙女花。

  这一花名源于清朝《滇海虞衡志》中记录的传说:“赵加罗修道于此,龙女化美人以相试,赵起以剑之,美人入地生此花。”在最新版《中国植物志里》龙女花的中文正式名叫做西康天女花(Oyama wilsonii),别名也叫做上关花、大理木兰,是原产于云南大理一带的特色植物,仅在漾濞苍山一带有所分布。

  不过从外形而言,现实中的龙女花和《神雕侠侣》中所写的可就完全是两副模样了:开花时间并非隆冬而是阳春(农历三月),颜色并非深红而是乳白,形态上也并非是牡丹芍药一类的灌木,而是相对高大的灌木或小乔木。洁白花朵开于枝头,想来也很有小龙女翩然而至的风范。

  但值得一提的是,因为分布狭窄、天然更新能力弱,如今的龙女花植株极为稀少,甚至一度面临灭绝的窘境。多亏当地植物工作者的大力保护,芳踪才得以留存。

  最新版《中国植物志》对木兰类植物进行了细分,原归木兰属的“Magnolia wilsonii”被划归天女花属。图片:Linda De Volder

  至于《神雕侠侣》中提到的这种“龙女花”,光是从外观上来看,倒是与其他几种观赏植物比较接近。比如毛茛科的花毛茛(洋牡丹)或欧洲银莲花,都是性喜冷凉、色泽浓艳、形似牡丹芍药的花卉。但这些花卉原产地中海沿岸,至少宋朝末年是不太可能出现在中原的。

  在龙女花的形象还原上,大部分影视剧倒是做的还不错:一律选择了类似牡丹、芍药的红色花朵。这里不得不说的是1998年新加坡版的《神雕侠侣》(下),放弃原著描写另辟蹊径,“龙女花”可是高度还原了现实中的形象。

  仍然出自《神雕侠侣》的断肠草,据说是可解情花剧毒的妙药;关于这家伙的讨论,果壳上已经不少了。

  早在上古时代,就有神农氏尝遍百草所向披靡,却最终死于断肠草的传说。至于他老人家服用的“断肠草”具体是什么植物,如今也很难有定论,毕竟现实中有数十种植物都可被冠以“断肠草”之名。

  但真的要到植物名录里去查一查,就会知道“断肠草”是不属于任何一种植物的正式名称,而是各地民间用来称呼某些植物的俗名。这其中最“声名显赫”的应该就是钩吻(Gelsemium elegans)了:这种南方多省区遍布野生的马钱科植物,虽然貌不惊人,却因为其中含有的特殊生物碱而能索命于无形。而毒理作用也并非像大家所想的那样,是发生在消化道,而是直接作用于中枢神经,通过抑制呼吸和心跳而导致死亡。

  至于在没有钩吻的北方,断肠草则更倾向于是指代另一种植物瑞香科狼毒属的狼毒(Stellera chamaejasme),也就是我们在盛夏草原所能见到的那些美丽小花。虽然看上去非常娇小柔弱,但狼毒却有着强大的有毒物质香豆素,即使是大只的成年牛羊,也很容易因为误食狼毒而导致内出血死亡。

  不仅如此,狼毒的生命力也足够剽悍:拥有出色的耐寒抗旱能力,即使在已经荒漠化的草原地带,它们也仍然能够欣欣向荣地盛开。正是因此,游客们眼中娇艳茂盛的狼毒花却正是牧民们最不希望见到的植物之一。

  狼毒的花与瑞香科的科长瑞香(Daphne odora)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是叶片和植株形态什么的就明显不同了。图片:David E. Boufford

  那么,狼毒或者钩吻,是否具有作为解毒良药的潜质呢?古人曾利用狼毒的毒性来治疗人畜疥癣,也有文献报道说,钩吻对于银屑病可能可以起到一定的治疗效果,钩吻所含的一些此生代谢物在扩瞳、镇痛等方面已经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除此之外,狼毒亦可用于造纸、制造工业酒精,也算是造福人类了。至于小说中的情花之毒,唔,既然在现实中难以成立,似乎也就不需要什么解药了吧。

  断肠草虽然在故事情节中堪称居功至伟,但因为出场戏份少,影视剧中一般都是随便扯一棵小草来出镜。殊不知无论钩吻还是狼毒,其实都有色彩鲜亮的花朵;只是这样一来,好像又有点过于抢镜,也不太符合原著中“一股恶臭”“深紫颜色”的小小断肠草形象了。

  继3月26日法国巴黎全球首发之后,4月11日,华为将移师上海举办P30系列国行发布会,正式在国内推出P30、P30 Pro。快科技将对此次发布会进行全程图文+视频直播,为大家带来一手消息。 鉴于此前巴

  华为MateBook 14评测:满血MX250加持的办公利器 这才叫生产力!

本文链接:http://anepowa.com/zaosihua/177.html